最新的黄色片网站: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观阴歪传系列之成亲记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观阴歪传系列之成亲记作者:不详                (上)  我的名字叫做观世阴,简称观阴。这个阴是阴德之阴,可不是阴户之阴哦!  我的职业是佛门的修行者,等级是菩萨,所以我的全称就是观世阴菩萨。顾名思义,我的主要工作内容就是观察这世间的阴德阴功,并且护佑那些积德行善之人,同时也对在暗地里做坏事的人进行惩罚。  最近,我发现了一个大好人——韦陀。他虽然很穷,几乎到了家徒四壁的程度,但是他非常乐于助人,而且从来不故意张扬他的助人行为,更不施恩图报。  特别是这几天,他开始做一件非常公益的事情:修桥——这样村民就可以直 .. 接从村口过河,而不必绕到很远的地方。  他每天一有空,就将从山里采集的石头,运到村口的河边,再将石头一块一块的在河底堆起,完全不理会旁人的冷嘲热讽,执着的建设着一座虽然简陋却能给村民带来很大方便的小桥。  我决心要帮他。  但是,如果我使用法术来建桥,简单倒是简单了,但这并不能算是韦陀的阴德,这样唯一的作用是让自己的信徒增加,不是帮他,倒是在帮自己。所以,我想到用财物来资助他,让他把这座桥建起,而且,要建成一座坚固耐用可通车马的石拱桥。  但是从哪弄钱呢?虽然各地的观阴庙都会收到捐献,但那些钱都是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我可不能随便就挪用,那样等于是帮了一个坑了另一个。  法术?这方法在做善事的时候是不合适的。 377jj   比如用障眼法,将石头变成钱,这说穿了是一种骗术。而且如果我把这样变 成的钱给了韦陀,我走之后很快就会现原形的。如果他那时还没把钱花掉,就完 全没用了。而如果他全花出去了,那收到这些钱的人还是吃了亏,仍然是帮了一 个坑了另一个。   或者搬运术,将别人家的钱搬运过来送给韦陀,这其实就是偷。而且如果这 些钱上有记号,韦陀可就惨了,得被人当贼捉。   总之这一类方法只适用于惩恶的时候,那时我该骗就骗,该偷就偷,绝对不 会客气。行善的时候,可万万用不得,否则会起到反效果。   当然,如果是像聚财术这种能产生真正的钱财的法术,那是可以用来做善事 的,可是我不会——那都是财神的专利,其他神仙菩萨都是做不到的。我又不想 为这么件小事欠了财神的人情,他的算盘打的可精了,将来准得还更大的人情。 ....   没办法,要筹集这么大一笔钱,看来我只能赤膊上阵,亲自下海。   我隐去法像,用自己的本体装扮成一个身材曼妙、风姿绰约的舞女,打出了 「为修桥筹善款」的横幅,到附近的大城里巡回表演,我要让这里的有钱人心甘 情愿地掏出钱来。当然,我是只卖艺,不卖身的。   表演了两天之后,我发现这里人的手还是满紧的,才挣了几百两白银,这样 下去可不行,挣够修桥的钱还不得个把月啊?太耽误时间了。   嗯……看来只好加点彩头,小小的利用一下人们的欲望了,这样应该可以很 快就筹到足够的钱。   我在三丈宽的圆形舞台上画了个2丈5尺宽的圈,我在台上跳舞的时候,别 人可以将钱向圈里扔。   我许下诺言:哪个男人第一个将钱扔进了圈里,无论是金锭、银元宝,还是 .. 铜钱,我都会嫁给他。   但是,如果钱落在了舞台上圈外的地方,那么,就算做善款了。而落在舞台 之外的钱,将物归原主。当然,钱上要写上名字,这样落到圈里的钱是谁的也不 会发生争议,而且落到外面地上的钱也能顺利的归还原主。   「等一下开始了以后,大家可不要弯腰捡钱哦!等到表演结束的时候再说, 不然如果发生争执秩序大乱,可就违反了我筹集善款的本意了。」我笑着对周围 挤得满满的观众说道。   「小姐尽管放心好啦,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人会这么不开眼的。」   「真有哪个人不给小姐面子,我们大家都会群起而攻之的。」   我身穿低胸的长袖舞裳,站在舞台的中央,随着音乐舞动起来。   这里的人确实比较小气,一开始飞过来的几乎全部都是铜钱,结果被我用长 .. 袖轻松的击落在舞台上的圈外。   「这舞女看来不只会跳舞,还会武功的!」我听到台下议论纷纷。   「是啊……用袖子就把铜钱拦住了,真厉害!」   「大哥,铜钱是不是太轻了,用银子试试?」   果然,换成银元宝之后,我的动作明显有些吃力了,而且,也有少数的元宝 被我打到了舞台下面。   「这么厉害!十两的银子也能接住啊,这小姐的袖子是什么做的?」   「外行了吧,人家是武功高手,内力一到,束绸成棍……」   「不过明显没刚才那么自如了……要不怎么有打飞到外面的呢?」   「换成金子,说不定就能打进去呢!」   不出他们所料,金钱雨中金锭的数量多了之后,我果然有招架不住的趋势。 不仅仅是落到舞台外面的比例明显提高,而且,有几次都将要落到圈里的金锭, 377jj 是被我用脚踢出来的。   「连脚都用上了,这算不算犯规啊……」   「人家小姐又没说是一定要用袖子挡……」   「哎哟!又差一点!」我又踢飞了一块将要落地的金锭,引起观众的一阵惊 呼。   「你看,你仔细看她脸上,好像有汗了。」   「不只脸上,连胸口也有呢!」   「不知道是谁那么好运会扔进去呢?」   「哎老弟,你怎么不写名字就扔出去了?」   「几块金银就能看到如此美貌的小姐天仙般的舞姿,值了!更何况这是筹善 款的义演……」   「哇老弟,你的境界怎么忽然高起来了……」   听到这几句话,我不由得有点美滋滋的——即使是菩萨,也喜欢好听的呀! 于是我舞动着转过身体,向那个声音的方向微笑致意。   「你看你看,她冲我笑了……」那人兴奋的叫道,然后小声对旁边的人说: 377jj 「其实,我刚刚是太着急忘记写名字了……」   原来如此……我说这地方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大方的人呢!   别看我现在香汗淋漓,气喘吁吁的样子,可是实际上我很轻松,因为我只需 再稍稍提高一些法力,这些金银我要让它落到哪它就得落到哪。但是我总要给人 留点希望,才会有人心甘情愿的掏出钱来碰运气。不然就是再傻的人,如果知道 是根本不可能,那就不会白扔钱。   「哎?这不是韦陀吗?你也来碰碰运气吗?」   韦陀?他也来了?听到这句话,我的耳力对那个方向留上了心。   「我只是来看看热闹的。如果我有钱的话说不定会试试,就算没那个运气, 也算是为这件善事做了贡献,可是你应该知道我没钱的……」   「你看她现在应接不暇的样子,说不定只要扔一枚铜钱就可以呢!」 ..   「可我现在身上连一个子都没有啊……」   「哎,咱们朋友一场,我借你不就行了……」   「可是我不识字啊……连名字都不会写……」   「这有何难……我帮你写……」   片刻之后,一枚铜钱从那个方向划着弧线飞来,我挥起袖子想击落它,这只 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我想。   不好!钱上附有法术!这种程度的法术我正常情况下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是 由于我措手不及,这枚铜钱穿透了我的袖风!之后,又忽然加速,落到了圈里。   「哇!进去了耶!」随着观众们一阵大哗,金钱雨也一下雨过天晴。   「居然是一枚铜钱先进去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肯定是人家小姐大意了……」   「不对,是人家小姐前面体力消耗太多了……」   人们议论纷纷。 .....   「扔进去的人是谁呀?小姐快念念名字吧!」有人开始叫起来。   我捡起铜钱,看到上面两个龙飞凤舞般的蝇头小楷:韦陀。——真的是他! 咦?这笔迹……看着很眼熟……是谁呢?   我定了定神,事情已然如此,必须得按规矩一步一步走下去了。于是,我高 声念出了他的名字:「韦陀!」   「听到没有韦陀?真的是你哎!还不赶紧上去!」   韦陀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跟周围的人确认了好几遍,才慢慢的走上舞 台。他的脸红通通的,好像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一上台就跟我说:「姑娘,那 铜钱不是我的,是朋友给我的,连上面的名字都是他帮我写的……」   「真是好狗屎运啊!」一听他这么说,观众们顿时一阵大哗。   「这个不能算!又不是他的钱!」有人不服的叫嚣起来。 ....   「我定的规矩是:哪个男人能把钱扔到圈里,我就嫁谁。至于这钱是不是他 的,那不重要!」我用盖过众人的声音强调着:「除非是他不肯娶我!」   「啊……这个……姑娘……我当然不会不肯,可是我……身无分文……可没 有钱送聘礼啊!」韦陀颇有些羞涩的说。   「为了成全这样一段佳话,我想大家都肯帮你的,韦陀!」韦陀的那个朋友 分开人群走了出来,继续说道:「刚才大家扔进去的钱不是有很多都落到地上了 么?不如就把这些送给小姐,作为韦陀出的聘礼如何?」   这时我终于可以认真的观察这个人了——从外表看起来,像个中年书生的样 子。他面如冠玉,三缕长髯,头戴方巾,身穿长衫,手摇折扇,风度翩翩。即使 不用法眼去看,我也知道这是个熟人,啊,不,应该叫熟仙才对! ...   吕洞宾!这件事是他在暗中捣鬼!铜钱上的法术,一定是他在上面写字的时 候附加上去的!   「不错不错!他没钱我们可以帮他!反正刚才那些钱扔出去本来也是想送给 小姐的!」这时观众们开始回应他的言语。这里的人虽然小气,不过好像还比较 好面子,而且……好事之徒还真不少。   这时吕洞宾也该知道我认出他了,他摇着折扇向我微笑道:「小姐你看,大 家都希望能成全你们呢!你不会让大家失望吧!」   这个坏蛋!成心是看我笑话了!好,咱们就走着瞧!不过看这样子我已经势 成骑虎,不跟韦陀拜堂成亲是不行的了。要收拾吕洞宾,也得等把眼前这些凡人 糊弄过去之后再说。   「当然不会,我跟韦公子会尽快择吉日完婚的。到时大家都要来喝我们的喜 酒啊!」   「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完了之后你再说还要不要娶我……」在将要成亲的前 .. 一天,我抽空把韦陀拉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严肃的对他说。   「什么事?」   「我外表看来很有女人味,可其实,我是男人!」   「什么?!」与各位尊敬的读者一样,韦陀着实吃了一惊:「你是在开玩笑 吧?」   不,这不是开玩笑。观阴,全称观世阴菩萨,是货真价实的堂堂男子汉!或 者说,菩萨根本就不可能是女性!是菩萨的,必然是男性!大家可不要被那些胡 编的小说电视剧误导了啊!(迷之音:好像作者也是在胡编吧……)   「你不相信么?要不要我脱下裙子给你看看?」   「不要!咱们还没成亲,非礼勿视……我不能看……」   「我是男人啊,非什么礼?」   「可是你看起来这样……漂亮,又穿这样的衣服……就算你是真的男人…… 我也还是觉得不能看你脱……」韦陀扭捏的说。 .....   「那你信我是男人了么?还要娶我么?」   「算相信吧……」韦陀低头沉思了片刻之后说「但是我还是会娶你的。」   「为什么?」我觉的韦陀有点奇怪。   「姑娘……我还是叫你姑娘吧,这样我比较习惯。姑娘你外表这样漂亮…… 却是个男人,一定很辛苦的要保守秘密吧……这件事大家已经都知道了,如果我 再反悔……肯定会有人觉得奇怪而打听原因……我怕最终会没法保守秘密……这 样……我会内疚……」   「那成了亲之后,我可不能跟你行房事啊……当然更不可能生孩子啦……你 要想想清楚啊……」   「那我也认了,就做名义上的夫妻好了。而且……至少我还可以伺候你…… 只要你不嫌我粗笨……」   真是个好男人啊……我有点感动了……   「你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啊……等成了亲再后悔……事情可就更复杂了……」 $$$$$   「我不会后悔的!我愿意一辈子伺候你!」韦陀坚定的说。   第二天,拜堂之后我们进入了洞房。韦陀在桌边坐了半晌,终于走到床边, 掀起了我的盖头。新娘打扮的我,不像舞女那般妩媚勾魂,却更显得娇羞可怜。 但韦陀只是怔怔的看着我,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我漂亮吗?」我有些挑逗的问他。   「漂亮。」韦陀吞了一口口水之后说。   「那为什么不过来脱我的衣服?」   「我怕看到不漂亮的东西……」韦陀也不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嘛。:)   「至少上衣可以脱掉,我上半身没有不漂亮的东西吧?」   听到我这么说,韦陀的手慢慢的伸过来,开始解我的上衣。他的手好大,手 指也很粗,看起来很有力量感,不过这个时候,他的手好像有点抖。   是的,我上半身基本上是完全女性化的。光滑柔嫩的皮肤,发出白玉般的光 ... 泽,而胸部虽然称不上巨大,至少也可以形成明显的山谷,绝对看不出男人的痕 迹。看到了我的胸部,韦陀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他慢慢地将双手放在我的胸部 轻轻的抚摸着。片刻之后,他将我压倒在床上,开始用嘴吸吮着我的一个乳头, 而另一个乳头他也没放过,用他粗糙而有力的手指轻轻的揉搓着。   「嗯……」胸前敏感的两点被他挑逗,我也忍不住发出甜美的呻吟。他的嘴 和手指都很笨拙,但是这种被爱的幸福感让我的敏感度大大提高,我想要给他回 报。   「你坐在床上,我来帮你弄……」我抛弃了娇羞,主动的跪在地上,慢慢地 解开他的裤带,释放出了那早已坚硬无比的巨大的肉棒。   是的,坚如磐石的,昂首挺立的,通体透亮的庞然大物,上面隐约有一圈一 圈的棱角——居然是金刚杵!凡人中的绝顶名器,即使是在仙佛之中也可以排得 $$$$$ 上号的金刚杵!应该算我赚到了吧!   本来我只想跟他一夜风流,再把为他筹集的钱财送给他之后就悄悄离开的。 可是看到这个之后,我想改主意了——不过,最好还是先试试他。   先是口试。   我试着将金刚杵送进嘴里——好大!好长!几乎没办法整个吞进去!我用上 了深喉之术,才能用嘴唇碰到他肉棒的根部。这时,我听到了韦陀沉重的喘息声 ——他一定很爽吧。   我缓缓地吞吐着金刚杵,有时拿出来用舌头舔几下龟头和马眼。它每一次深 入,我都能感觉到我的喉咙传来一阵痛苦的窒息感,但是……同时又伴随着一种 特别的快感。   我的手指轻轻玩弄着他的肉球,开始加快吞吐的速度。   娇羞的新娘,卖力的为新郎吹箫,头部猛烈而迅速的上下运动,我想像着自 己现在的样子,觉得浑身越来越热,而且,下面的东西也开始硬了。 $$$$$   这时听到韦陀连续发出低沉的吼声,一股热流从金刚杵喷射出来。我低下头 将它深深的吞入口中,感觉连续的热流冲击着我的喉咙,进入我的食道——我当 然不会呛到,更不会流出一滴,这种深喉技术我早已经炉火纯青。:)   咦?韦陀射的还满多的嘛!精液的味道也不错!虽然这么快就射好像耐久差 了点,不过对于新人来说也不能太过强求了——至少,他是个可造之材,口试通 过。   在他射完之后我又含了片刻,才抬起头将他微微发软的肉棒用舌头小心地舔 拭干净。然后一边品味着韦陀那美味的精液,我一边坐到他怀里,要他抱着我。   「舒服吗?」   「舒服,老婆你好厉害!」   「看到我技术这么熟练,你该知道我过去的经历有多丰富吧……」   「大概能猜想到……」 377jj   「那你还愿意要我做妻子吗?」   「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不过,还是愿意……能娶到像你这样天仙般的人, 已经是我八辈子才能修来的了。过去的事可以不用提了……」   「就算过去的不提了,将来如果我红杏出墙呢?你也愿意一辈子守着我?伺 候我吗?」这话可得问清楚,因为……这跟我的工作内容有关。:)   「那……」韦陀犹豫了一下:「你会红杏出墙,一定是我这老公做的不够让 你满意吧……虽然会觉得不好受,但是我不会把责任都推在你身上,我会加倍努 力,让你回到我身边的。」   「我不是说跟人私奔啦!我是说一夜情那种……」   「啊?!老婆你好开放啊!」韦陀听到我这句有点吃惊,沉思了片刻说道: 「我会努力满足你的……那个需要,你过去经历丰富,自然对……那个要求高, 377jj 我虽然笨,但是我经过努力,一定会学会那些东西的。如果我满足不了你的…… 那个需要,你为了……那个而去搞一夜情,那我也只好认了……至少那样能让你 高兴。」   哇……好感动!虽然我是因为工作需要而去做,而不是为了……那个需要, 但是听到他这么说,我还是觉得好幸福,心里暖暖的——心试通过!   现在还有最后一项——实际操作!   「但是老公,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啊?我可是男人啊?你怎么满足我?」 我轻笑着问他,同时轻轻抚摸着韦陀再度「金刚」的肉棒——他恢复得很快嘛!   「对、对哦!你光着上半身,让我忘记你是男人了。」韦陀不好意思的笑着 说,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那……你怎么满足我,我就怎么满足你好了。」   不、不是吧……他也要给我吹箫?! ....   一想到他那样一个铁塔般的彪形大汉嘴里含着我的肉棒,我就不禁一阵的恶 寒,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来,他对这种东西确实了解的太少了,没办法,我 这个身为妻子的人还真得好好教教他……   「你是老公啊……而且这样阳刚雄壮的人,不应该吃别人的肉棒的。」   「啊?有这样的规矩吗?我不知道啊……」他抓了抓头:「那我该怎么样才 能……」   「倒也不能算是规矩啦,但是总让人觉得别扭的……」我爬到了床上,接着 说道:「我虽然是男人,但既然身为你的妻子,我就应该让你的肉棒进入我的身 体,而不是相反。」   「但是你那里没有洞啊!进洞房前有人告诉我把肉棒插到你那里的洞里…… 他们都以为你是女人……」   「用后面的洞就可以啦!」   「那不是拉屎的地方吗?」 $$$$$   「身为男人,我只能用这个地方接受你的肉棒了……你是嫌那里脏吗?」   「确实是脏嘛……」韦陀还满诚实的。   「那你插完之后我帮你弄干净行了吧!」作为菩萨,那里当然是干净的,即 使我现在作为凡人的本体,也是一样。但是,还是要试试看他有没有这个诚意。   「嗯……」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吧,你都用嘴舔了我的家伙也没嫌脏, 我也没道理嫌你那里脏。」   「那就来把我脱光吧!」我趴在床上,这样等下脱光的时候,他就看不到我 那「不漂亮」的东西了。   「你的屁股……好漂亮……又大又圆,而且……这么白……」韦陀脱下我的 裤子之后,立刻吞了一口口水,发出感叹。   「其实我的肉棒也是很大,很白的……」我轻笑着说。   「呃……你不要总提醒我你是男人好吗?我怕我会软掉……」韦陀似乎有点 .... 不高兴,不过……我好像有点喜欢他这种不高兴。   「逗你一下而已……不喜欢的话,那这样如何?」我跪趴在床上,高高翘起 了我那又大又圆又白的屁股,一边左右摇摆着,一边扭回头去看着身后的韦陀。   「好哥哥……快来干我吧……」我用娇羞的表情和语气哀求着韦陀。   受到这样的刺激,韦陀彷佛忽然变成了一只看到小绵羊的饿虎,一下就扑了 过来,双手抱住我的屁股,立刻就要把肉棒插入我的后庭花。   「等一下!」我赶紧制止了他:「你怎么这么猴急啊?要先用口水在那里润 滑一下才行的……不然那么大家伙插进来,我可受不了……」   当然,如果我使用法术,转眼间就可以让我的后庭也流出淫水,或者我直接 就可以变身为完全的女人,让他插入我的阴户。但是,今天我既然以凡人的身份 ..... 成亲,就想用我自己的本体,来体会和享受这种感觉。   「哦……我不知道还要这么麻烦……」韦陀的口水倒是满丰富的,自从看到 了我赤裸的上身开始就绵绵不绝如江水。对着我的后庭吐出几口之后,他问道: 「这样可以了吗?」   「用手指在洞口涂抹几下,然后在伸到洞里转几圈,再慢慢的插进来。」我 指挥着他。   感觉到韦陀粗大又粗糙的指头在我的后庭转圈,我不禁有一种异样的快感。   「嗯……」我发出甜美的呻吟,自己的肉棒也越来越硬,现在已经紧贴着肚 子了。我用头和肩膀支撑住身体,将双手伸到后面,用力的分开屁股,尽可能地 扩大后庭的入口。   「现在可以了……快插进来吧……要慢一点啊……」我媚笑着邀请着韦陀。   韦陀早已忍耐多时,听到这句话,立刻举起巨大的金刚杵向我的后庭顶去。 377jj   「啊啊啊……」虽然已经经过润滑,但如此巨物进入我那窄小的后庭,还是 让我发出苦闷的呐喊。   随着金刚杵的深入,我感觉到肠子里被充满的压迫感,而肛门则被扩大到了 极限,彷佛在拉又粗又硬的大便。那种痛苦的感觉,让我一下子泪流满面——不 使用法力的我,在拥有顶级名器的韦陀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但是这种痛苦,却又给我带来一种被征服和被占有的归属感——从这一刻开 始,我,观阴,就是韦陀的人了!   「痛吗?」韦陀看到我的样子,立刻停下来,关切的问道。   「没关系……我能忍……我喜欢这样疼痛的感觉……」我流着泪笑道:「因 为……让我这样痛的人……是你……」   韦陀听到这里,伏下身子,轻轻擦着我的眼泪,说道:「我虽然不太懂…… 为什么你一边流泪一边说喜欢……不过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会一定努力让你快 .. 乐的!」   说完,他轻轻亲了一下我泪水盈盈的眼睛,然后抬起身,再继续慢慢的将金 刚杵深入我的后庭。   也许是他的话和亲吻起了止痛药的作用,也许是他更小心更温柔的插入,或 者是刚才的巨痛已经让我麻痹,总之这一次,直到他的肉棒完全进入我的后庭, 我也没感觉到很痛苦,取而代之的是肠道里胀胀的有一种充实感,而肛门紧紧的 包裹住金刚杵。   「现在没那么痛了……」我对韦陀说道,而且有一点我不敢跟他说的,就是 ——我那坚挺的肉棒,好像隔着我的肚皮感觉到了金刚杵。   受了鼓励的韦陀,开始在我后庭慢慢抽插起来。他把金刚杵先慢慢的拔出一 半,然后又轻轻的推送回去,几次往返之后,我的肛门逐渐松弛下来,完全没有 了刚刚插入时的疼痛感。   我的双手从屁股上回来,想要握住自己的肉棒开始套弄,但忽然想到,我现 $$$$$ 在应该做回女人的角色,不能这样做,而且,这样的套弄可能会提醒韦陀我男人 的身份。所以我双手抓住自己的双乳开始揉捏起来,很快,开始听到我甜美的呻 吟:「嗯……啊……韦陀哥哥的肉棒……啊……好大……操得我好舒服……再快 一点……再用力……」   听到我的指令,韦陀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我的双手也用力揉搓和挤压着双 乳,而自己的肉棒与体内的肉棒隔着肚皮相互磨擦着,给我一种错觉:我的肉棒 变成了花心,被韦陀的金刚杵不停地攻击着。   现在肉体的刺激已经非常强烈,我开始想要更大的心理满足,享受那种彻底 被征服和占有的归属感。我毅然决然的将双手从双乳上离开,再次背到了背后: 「韦陀哥哥……抓住我的胳膊……抓住……狠狠的操我……」   不知道他明不明白我现在的心理,不过他非常听话的用他那粗大的双手紧紧 ... 握住我纤细柔弱的小臂,并且更加猛烈的操着我的后庭。   以膝盖、肩膀和头做支撑跪趴在床上,大白屁股高高翘起,配合着韦陀的抽 插主动迎送着,双手背在背后被他紧紧的抓住,这就是现在的我。这样屈辱和羞 耻的姿势令我感到自己是完全臣服于韦陀,彷佛被束缚一般,完全失去反抗的能 力和意志,门户大开的任凭他随意处置和玩弄。   「嗯啊……请随意玩弄我的身体吧!你就是我的主人……我是你的小淫妇, 用大肉棒操死小淫妇吧……啊……」在没有人强迫的情况下说出这种下贱的话, 我的心里却觉得无上的幸福快乐。这时心理和肉体的双重快感,让我不由自主地 高声呼喊。   「啊……啊……啊……」我用力收缩着肛门的肌肉,紧紧的去夹住正在抽插 的金刚杵,然后,我自己根本就没有碰过的肉棒,感觉到一阵酥麻,喷射出了大 ... 量的黏稠液体。   不知是因为听了我那淫贱的话语,还是被我夹得实在太爽了,韦陀也马上就 在一次猛力的插入之后喷射出来,这一次的量比刚刚我给他吹箫时出来的还多很 多,我感觉好像肠子里充满了他的精液。 谢谢支持--|488aa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自行离开!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